零度株式會社 Zero°Co Ltd  熱衷宣揚嶺南本土動漫 綜合性草根社團
 
 ◆ 零度介紹

 ◆ 二維碼

零度微博二維碼


零度微信二維碼

 ◆ 官方微博滾動
 ◆ 客服QQ

廣告合作:順治
合作洽談:順治

美工宣傳:E.v.A
美工宣傳:E.v.A

社內事務:吖韜
社內事務:吖韜

COSER招募:咖啡
COSER招募:咖啡

COSER招募:嵐
COSER招募:嵐

 ◆ QQ強制聊天
QQ强制聊天

輸入QQ號

點擊強制聊天

彈出QQ臨時聊天窗口

 ◆ 媒體活動

 ◆ 聯盟商鋪

 ◆ 友情鏈接
 ◆ 同好屬性
日期: 2017-12-14
今日: 3460
本月: 10449
总计: 976620
[贺文]8月DN一周年贺文(连载中)by Ezra飒
时间: 2009-08-29 15:37:30 | [<<] [>>]

一段关于 白小珩。沼澤魚。 Ezra飒。桃夭。瑛傑。猫又。透晖。的有喜有悲的暑期故事。

 by Ezra飒

 

万事屋大事记

 

话说开业了没多久的DE事务所在接下了第一单生意成功(请参考赏菊大人的报道)后,在日本著名棋士进藤光先生的(伪)热情代言下,DE事务所以其“实现愿望”的符合党和人民期待的万能业务而闻名天下。

但是俗话说的好,人怕出名猪怕壮,事务所的业务量日增,而天杀的老大白小珩秉承奸商和地主的传统坚决不肯新增店员。在工会与老板多次关于休假问题的交涉无果后,出现了事务所因全体员工罢工而被迫挂出“停业装修”的囧囧场景。

 

然而,世界是复杂的,老大是无敌的……

在众店员想着找份清闲工作的时候,一份诡异的招聘启事送到了各人的家里。

当然诡异这种说法,也是众人踏入万事屋后定义的。

 

这一天是风和日丽的好日子。桃夭背上驮着隐形的猫又,和拖着英杰出来采风的某飒,无意中路过了招聘启事上的单位。

桃夭:对了,银魂的那个万事屋为什么也在这条街上啊?我看见招聘启事的时候还以为是恶搞人的。

猫又在桃夭的背上冷笑了一下。

英杰:在这个世界一切都是没天理的。只要侑子小姐的店一天还开在事务所的背后,我就觉得没有啥是值得我们问“为什么”的。

某飒:……(正趴在万事屋的窗上)那个人,好像沼泽鱼兄弟……(继续保持原状)不对,为什么兄弟的表情那么戏剧化?难道里面有什么神奇事件?

话一说完,某飒就以每秒0.5的速度急冲进了店中,开启了众人暗黑的暑假路程。

猫又在漂浮中看着飒的背影缓缓消失在门的后面,自言自语道:“她什么时候装了凉宫的思维系统?”

于是三个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也踏入了店内。

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起,眼尖的英杰第一个看到了石化状的飒某和脸上表情千变万化的沼泽鱼。正当英杰要开口问怎么回事的时候,分明听见了猫又一贯冷静的声音里带着几丝颤抖,“我们,赶紧撤。”

 

“哎呀,难道到了店里,不帮衬一下怎么对得起熟人啊?”

正是伟大的老大白小珩的招牌奸商语气。

“想不到。透晖是座敷童子[注:是一种妖怪,能够兴旺店里的人气],一个来了,全体都来了~啊哈哈”

 

“连透晖也来了么?……”桃夭保持镇定,微笑。

“对啊,店员集合完毕。所以这样,我们就能够正式开店了。”

 

 业务一

“叮……叮……叮……”门前的铃铛响起,老大第一个从昏睡状态恢复过来。

来……生……意……了……

上面这句话,既是老板的希望,也是店员的噩梦。

 

“ぁの……”走进来的,是一位有着棕色的类似刺猬状而发质看上去就很柔软、瞳孔有着清澈橘色的极品小受,啊不是,是阳光少年。

少年的声音响起,如春风吹过久寒的大地,各位被拐卖的店员顿时醒了九分,精神亢奋地冲上前去。

“欢迎光临本店,我们是无所不能的万事屋!”响亮而整齐地喊出口号,排成两列鞠躬的也很壮观。白站在柜台处,抽搐着脸,抚上后脑勺处的大包:那些家伙,不是死都不肯说这个口号的么?还为此发生了暴力事件的说,那个死飒……居然敢打我脑袋……

在回想及怨念的同时,白的嘴角微微翘起,背后腾起一股黑烟。

 

“我是看了de事务所门前的说明才来的,这里是de的临时办公点吗?”少年微笑,闪亮的光芒让众人炫目。

“啊,对对对~我是这里的老大,你叫我白就好了!”老大白从柜台处走出来,跟少年好好地握了一次手,“我们租借一下别人的场地,装修么!”

店员们听到真相后,很好地被shock了一下。[原来不是代班!]

“有什么事要帮忙的么?”白继续发自内心地笑。

“那个,我叫泽田纲吉。”传说中的黑手党教父。“想让de事务所找一下恭……就是云雀恭弥……”递过一张黑蒙蒙的照片。“不好意思,恭不爱照相,这个还是偷拍到的。”

“咦?找人?”

透晖很淑女地抬起右手水袖掩着自己的嘴。座敷童子的打扮让她必须行动缓慢。但是,丝毫没有掩饰住自己话语里惊讶的意思。对啊,你想,店员们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对于找人这样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嗯。”少年回答得很温柔,“我想在七夕前找到他。”抬头询问的目光更是让一群人浸在温柔乡的幻想里迷失了……

“你放心,这种小case,我们接了!”英杰热血地吼出了除某飒以外其他工作人员的心里话。

 

在送走第一位雇主后,白笑眯眯地扫视了一下4位踌躇满志的店员,毫不意外地看见了某飒缩在角落里种蘑菇。虽然看不见猫又的神情,白想,基本可以把这位排除在外了。

“咳咳~这个,就刚才的业务,我们要开一个工作会议。”白站在内室中唯一的榻榻米上面。

“不就是找人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桃夭喝了一口茶。比这bt 太多太多的我们都能接受。

“错了错了,你们是不了解黑手党啊,小飒,你来说说情况。”白身后黑烟腾起。

而我们这位种蘑菇的辛勤的小园丁,在看到白的诡异神色后,竟然露出了少有的大惊失色的样子。

 

但儘管如此,我還是非常喜歡雲雀爸爸。雲雀爸爸是一個非常帥又非常厲害的人,每次『咬殺』敵人(雲雀爸爸說就是把對手給打到再也站不起來為止!)時就算不用匣兵器,只要那兩根閃著凜冽銀光的浮萍拐隨便咻咻兩聲,就可以讓敵人自動乖乖趴地再也起不來了。所以每次在雲雀爸爸咬殺敵人時,我都會很乖很乖地在一旁幫雲雀爸爸喝采喊萬歲!(雲雀爸爸你真的是太帥了!)by 希帝的【原創】【完結】我的爸爸媽媽+番外(微H...http://1827only.uueasy.com/read.php?tid=387

 

某飒面无表情而颤抖地读出一段文字资料,并拿出自家心爱的本本,上面链接到日本警视厅的内部文件,里面对云雀恭弥有着一段触目惊心的描述,这就不转述了。

 

“总而言之,这个云雀君,是非常凶悍能打的主,身为彭哥列十代,就是刚那个小受哈,身为彭哥列十代的云之守护者,是如浮云一般的存在~如果连彭哥列都找不到他了,那我们估计也没什么戏。”白笑言。

“彭哥列,是那个小受?”桃夭问道。

“既是首领的名称,也是一个庞大的组织。”猫又的声音如鬼魅般飘出来。

“哎呀呀,看来大家都不是很了解黑手党啊,那么,这次任务就交给熟习黑道的小飒吧,既然是黑道中人……”白笑得越发灿烂。

“混蛋我是黑带不是黑道啊!!!”

 

就这样,店员中堪称最能打的被老大扔去意大利找人了。但在不久的以后,各位成员想起当初这一举动,无不后悔不已。

 

 

 

TBC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雜櫻社量販 | 加入收藏 | |
Copyright 2001-2014 0DZS.80.HK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