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株式會社 Zero°Co Ltd  熱衷宣揚嶺南本土動漫 綜合性草根社團
 
 ◆ 零度介紹

 ◆ 二維碼

零度微博二維碼


零度微信二維碼

 ◆ 官方微博滾動
 ◆ 客服QQ

廣告合作:順治
合作洽談:順治

美工宣傳:E.v.A
美工宣傳:E.v.A

社內事務:吖韜
社內事務:吖韜

COSER招募:咖啡
COSER招募:咖啡

COSER招募:嵐
COSER招募:嵐

 ◆ QQ強制聊天
QQ强制聊天

輸入QQ號

點擊強制聊天

彈出QQ臨時聊天窗口

 ◆ 媒體活動

 ◆ 聯盟商鋪

 ◆ 友情鏈接
 ◆ 同好屬性
日期: 2017-08-21
今日: 39
本月: 3200
总计: 932535
他们 动漫随笔 by Ezra飒
时间: 2009-08-29 15:35:46 | [<<] [>>]

他们
致被世界罔视的人

这个世界的视角,真实和残忍。我站在人流中看屹立于荒野的挣扎着的人,自惭形秽。

.....路边花开的春天。
终于有一天,是无意中,塔子婶婶看见了在阡陌中对着空气嚷嚷着的夏目,她问:“贵志,怎么了?”
那时,即使被告知身上缠有不详的黑影,夏目的第一反应,尽是不安,只是因为他无法将自己能看见妖怪的事实告知给得来不易的亲人,请允许他这样称呼。
人不愿意接受的事物,他们会称其为“异幻”,以科学的名义狠狠将内心的恐惧扫地出门,将接受那些事物的人称为骗子,以审判的眼光将其刺伤。
漫空飘落的樱花,喵老师抬头看夏目的眼神有些柔软。
明明是无力的孩子,总是做些力所不能及的事,这样的孩子,总是让人担心。
然而在近15年的孤独生涯里,不及玲子强大,却更坦诚。总是毫不犹豫地表达担心,竭尽全力去完成别人的愿望。
但是,夏目,你的心愿呢?

站在阡陌的另一头,细小的各色的花占据了半个眼瞳。喵老师,夏目,世界真是,残忍又善良,关了一扇门,又开了一扇门。我们的悲伤与别人无关、只要能等到花开的季节,活着就是最大的胜利。
即是“春已半”,然“陌上花开”了。

.......炎热与寒冷并袭的夏天。
刚进入棋院做院生的时候,偶然一次看见了被称作天才的塔矢,一个静静地跪坐在对局室里盯着棋盘。背影在空阔的对局室里有些落寞。
那个时候是还不曾听说过进藤光这个人的。
真是的,怎么说起塔矢前辈就会想到进藤前辈了呢?
嗯,不过真不甘心称进藤为前辈,明明是那么一个不稳重的人。

进藤的闻名源自那场北斗杯,被称为新浪潮的代表;一直关注着高端棋士的习惯,就一下子被打破了。其实被称为天才的人,也不总会备受重视,何况日本还是个极其讲究的社会,后辈不管如何都是影子里的人,直到长得足够高,才会在阳光下屹立不倒。啊啊,有些抱怨了。

想说的其实,是那天走出精品店,无意瞥见的一幕。怎么说,我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现在还记得街上的热浪和背后袭来的冷气,夹杂着,满是说不清的味道。
看见塔矢前辈的手跟进藤前辈的手牵着,两人的微笑,跟杂志上的照片截然不同。
然后是无来由地回身将一大堆人堵回店里,借口“生日到了请买礼物给我吧”。
我想,我是担心这些影子里的人遭受再一次的打压。毕竟社会是苛刻的道德法官,从不理会它内里的肮脏。呵呵,有些自大呢。我只是一个人,并不能改变什么,但至少将这些延迟吧。
其实,那天塔矢前辈给我的落寞感觉,总让我不舒服呢。
不管怎么样,幸福就好。
因为,世界只有我们目及范围内的大小呢。


.........树叶回归的秋天。
过去的两个月,像是一场冗长的梦。
从将僵硬的尸体抱入棺木的一刻起,到重新回到这个“十年后”的世界,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光滑的泛着黑色高光的棺木,抚上,尽是疼痛。尽管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痛的知觉了。
没有什么珍惜的具体感触,只是疼。从手指的末端神经到左心房的某一点,如子弹旋入身体。他看了看尸体,当初被枪杀时,是否也是这样的感受?

kadeesh mal。kadeesh mal
pared oos。pared oos
尘归尘,土归土,该去的,不当留。

终了。
放上百合花时,却听见那人久违的声响,回荡在脑海里。
“Deliver my soul from the sword,and save my daling from the power of the dog.Aman.”
耶稣苍白的脸低垂面向众生,眼帘却是闭着的。

 

 

后记:

怀念自由发挥后记的日子啊~不过作为一个高三生,动不动萌生些写文的念头,似乎邪恶了点。老子不管了,老子现在不要复旦了。

《他们》名字来源于08上海高考作文题,这个题目实在是容易被人YY,我打算每个省市的都拿来YY一次,嗯,这样我的高考作文必定煽情……

然后,被这样杂CP雷到的亲们不好意思了,我最近就是这样纠结~动漫一个星期追两部,一部家教,一部夏目,当然一直是夏目优先。

高三其实一点都不累,我算了下,等到我高考完了家教的十年篇应该都还在一半进度,突然我就觉得,这些艰辛的一年啊,名利啊成就啊,简直都是浮云。我的胜利是要建立在比连载漫画家长命的基础上才行。上次看少年阴阳师的后记,里面提到,一个责任编辑在读书的时候曾在电车里看少阴哭了,没想到工作后居然会被分配到做结城(少阴的作者)大妈的责任编辑。亲爱的同志,我觉得你的哭是有预言意义的,你看,你都工作了,那位大妈还在拖啊拖的,所以你有机会从读者晋升编辑了……你看,我们这些催稿的人永远都斗不过那些老奸巨猾的狐狸的,比如富奸。

另外预告一下,《IF ONLY YOU LOVE ME》的后续将继续由我来完成,我争取变它为长篇。虽然原定由白老大来写,不过老大说特殊情况那我就饶了你吧!(我实在不想和你斗长命~)

嘛,突然发现自己从催稿的人变成拖稿的了……啊哈哈,干笑。还好我不是大神,没有被催的危险。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雜櫻社量販 | 加入收藏 | |
Copyright 2001-2014 0DZS.80.HK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