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株式會社 Zero°Co Ltd  熱衷宣揚嶺南本土動漫 綜合性草根社團
 
 ◆ 零度介紹

 ◆ 二維碼

零度微博二維碼


零度微信二維碼

 ◆ 官方微博滾動
 ◆ 客服QQ

廣告合作:順治
合作洽談:順治

美工宣傳:E.v.A
美工宣傳:E.v.A

社內事務:吖韜
社內事務:吖韜

COSER招募:咖啡
COSER招募:咖啡

COSER招募:嵐
COSER招募:嵐

 ◆ QQ強制聊天
QQ强制聊天

輸入QQ號

點擊強制聊天

彈出QQ臨時聊天窗口

 ◆ 媒體活動

 ◆ 聯盟商鋪

 ◆ 友情鏈接
 ◆ 同好屬性
日期: 2017-12-14
今日: 3891
本月: 10880
总计: 977051
[古顏傾城]短篇完結〔流年夢〕
作者: 藤醬 (零度株社) 时间: 2015-09-26 19:48:33 | [回复] [发表] [<<] [>>]

導讀

樓主是一只性取向正常的偽蘿莉智商⑨,藤醬賣萌打滾求輕噴。不知道當我發完這麼短的只有一張的超級短篇之後還有沒有人了。


陽光明媚。

木槿又開始了她的一天。

木槿的忙碌直到木棉的醒來。

“姐姐~”木棉一身粉紅色的裘衣裘褲配上她那張仍是稚氣未脫的娃娃臉,更顯這個年齡的少女應有的嬌柔可愛。

聽到自家妹妹正在呼喚自己,木槿急忙從廚房走進妹妹的閨房,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打開衣櫃門,拿出一套櫻色的衣裙放到木棉的床上,笑著指責到:“看看你什麼樣子。小懶豬,都日上三竿了,現在才起床。快穿衣服,14歲都是可以嫁人的年齡了。”

“知道了知道了~”木棉對著自家姐姐咧嘴一笑,慢吞吞地要換衣服。

木槿搖搖頭,走出木棉的閨房並順手幫木棉把門關上。她對這個小她兩年和她相依為命的妹妹真是恨鐵不成鋼啊。

木槿快步走向廚房,開火炒菜,料理她們兩姐妹的午餐。

吃過午飯後,木槿和木棉一同坐在庭院中的石桌旁賞花。

“姐姐,桃花真美!”木棉趴在木槿腿上,鼓著腮幫子,手指指向那數量不少饒了院子一整圈的桃樹。

“是啊,今年桃花真是開得特別美。”木槿不算特別白皙的臉上帶著一抹柔和的笑意,左手帶有規律地輕輕地撫摸著木棉的頭髮,右手微抬,一片桃花瓣正好落在右手掌心中“但是姐姐覺得有比這桃花更美的。”

“誒?”木棉看向自家姐姐,溜黑的大眼睛閃亮亮的“是什麼是什麼?”

木槿捂嘴輕笑“姐姐覺得棉兒是這村子中最美的女孩子。”

“才不是呢!”木棉佯怒道“還有比棉兒更加美的女孩子呢!”

“哦?”木槿驚奇地問道“這村中竟還有比我家棉兒更美的女孩子?”

木棉咧開嘴嘻嘻一笑,頭在木槿腰間蹭了蹭,惹得木槿忍不住發笑“棉兒覺得姐姐才是最美的!”

木槿呆愣了一下,然後再次掩嘴輕笑“可是姐姐覺得棉兒比姐姐更美啊,這可怎麼辦是好?”

“那,那……”木棉困惑地撓了撓頭,不滿地說道“那最多姐姐和棉兒一樣美好了。”

“呵呵呵呵,棉兒真是可愛極了。可是你今年都芳齡十四了,估計明年就要出嫁了,必須要好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舉止才是。”

“好~”木棉嘟起嘴,敷衍地轉過頭去。

“唉……”木槿還想說些什麼,然而門外卻來人了。

“木家大姐!木家大姐!木家大姐在嗎?”一位衣著粗布麻衣的大娘敲開了木家大門。

“來了,張大娘您有什麼事嗎?”木槿打開門,笑著說。

“不瞞你說,其實——”張大娘走近木槿,伸出手將木槿身子拉低,看了眼木棉悄悄地說“木家大姐你還記得我們村子裏那中了探花的梁秀才麼?”

“記得是記得,但沒有怎麼來往過。”木槿皺起眉頭努力回憶著有關這個“中了探花的梁秀才”的事情。

“其實是這樣的,梁秀才他娘看中了你家木棉,讓我過來問問你。”

“棉兒……?”木槿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張大娘您前一段時間不是才剛為了潘大夫家的公子來問過嗎?”

“是啊,你怎麼看,是我的話肯定選了梁秀才了……”

木槿似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對張大娘說道“讓我再想想,決定好了我再去找您,可好?”

張大娘樂呵呵地笑了“好好好,那我先走了,不打擾你了。”

木槿目送張大娘走遠,關上了大門,走回主屋後的小庭院。

“姐姐又是張大娘?啊——我不想嫁人啦~”木棉坐直身子,對剛坐下的木槿撒嬌道。

木槿的眸子幾不可見地暗了暗,隨即立刻笑著說道“長姐如母,姐姐不會害你的,聽姐姐安排的便是。”

“哼……知道了啦姐姐。”木棉抱住木槿,頭埋在木槿腰間。

木槿閉上眼睛,左手溫柔地摸著木棉的頭。

溫馨的場面,然而兩人卻各有所思。

一個月後,木槿在張大娘的陪同下去了潘大夫家中。

過了三天,張大娘作為媒婆身著一身大紅頭戴一朵大紅花帶著聘禮到木家提親去了。

然後木棉就這樣和潘大夫家長男潘念秀定親了。

出嫁前日,在木棉的閨房中。

“姐姐,你真的不願嫁人嗎?”木棉一臉憂愁地看著木槿。

“傻丫頭,要是姐姐出嫁了,這木家就� 樟恕!蹦鹃冗是一年前那般帶著柔和的笑意,左手輕撫木棉的頭髮。

“那棉兒� 病�

“棉兒,不可胡說。”木槿板著臉對木棉說道“都是要為人妻子的人了,怎麼還這麼沒規沒矩的,這點必須要改。”

木棉就這樣看著木槿愣住了,這還是這麼多年來姐姐第一次在棉兒面前沒有笑著呢。

“那……”木棉猶豫了一下,隨即說道“那姐姐要答應棉兒,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快樂。”

“姐姐有棉兒在,就已經是最大的快樂了。安心出嫁吧。早點睡,明天要早起。”木槿輕輕把蠟燭吹熄。

“好的,棉兒知道了,姐姐晚安。”

夜深人靜,月光灑入庭院內,猶如捨不得那姐妹歡笑的時光,正在作最後的、最後的挽留和回憶。

第二天,木棉順順利利地出嫁了。木棉看到在眾人面前一直笑著除了爹和娘親過世的時候哭過之外就沒有再哭過的姐姐哭了,哭的很傷心的樣子,但是她知道,姐姐這時的淚一定是甜的。

次年三月,木棉順利產下一子。

又過了一年,木棉產下一女。

十七年後,木棉和潘念秀長子潘宇與鄰村劉大夫家么女劉紫葉成親,兩夫妻被譽為神醫伴侶。

次年,媳婦劉紫葉產下一子,同時木棉次女潘芍藥與梁秀才之子梁宏樹成親。

兩年後,媳婦與次女同時分別產下一對龍鳳胎和一對雙胞胎。

二十年後,木棉的孫子孫女也相繼成親,並且家庭美滿。

又過了十五年,木棉和相公潘念秀仍健在,且兒孫滿堂。

三十年後,木槿離世,享年一百零七歲,離世當晚有天燈引路,上天成佛去了。

最終木棉獨自一人在木槿墳前說了一直隱藏在內心深處的一句話:

“姐姐……其實從很早以前開始……我就一直愛著你了……但是我知道這種愛是不允許在這世間存在的……所以,我一直隱藏著……姐姐,快了,我也快來陪你了……”

七日後,木棉離世,同有天燈引路,上天成佛,享年一百零五歲。

——全文完——


作者解讀

其實寫這篇短古言的原因是我覺得在古代封建王朝,並不是全都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而且總會有一些像緣之空一樣的畦戀。所以如今這麼幸福的各位,珍惜眼前人,莫要讓自己後悔,能夠出生在如此開明的時代,是我們最大的榮幸。


這是為何木槿不成親的另一個原因。

木家有長女名喚槿,生性溫和,待人和善,長相秀麗,知書識禮,年芳十七,卻遲遲未嫁。

眾人雲,她眼光太高。

實際只有木槿本人知道,只是她的心早已為他沉淪。

然而她最終從他口中得知的結果,卻是他將與心愛的女子成親。

那名女子乃是吏部侍郎之女。

他便是那聞名天下的皓月大將軍。

他們成親當晚,她笑著親口說道:

“祝你們幸福。”

他亦爽快地應下。

於是她寧可為自家妹妹選擇一名普通的醫者也不願妹妹嫁作為官之人之妻。

然而十年後,當他戰死沙場之時,她收到了一封信和一句遺言。

其實不看也知道了。

因為在生命的最後,他托戰友傳給她一句話:

“知你不愛宮中的勾心鬥角,所以我選擇了一個絕對不會愛人的女子,因為她心愛之人早已死去,我不願委屈你。不求你原諒我,但求你可以幸福快樂。”

笨蛋,為了他,她什麼都可以忍啊。

因此,有佳人木家長女名喚槿,癡情如此,終身不嫁。


後記

小劇場

一天,潘芍藥陪同木槿共坐在庭院內。

潘芍藥看看自己的大姨,心歎:

大姨還是和我小時候一樣美。

然而這姑娘一個不小心說了出來。

木槿失笑。

“芍藥和你娘親一樣嘴甜。”木槿摸摸潘芍藥的頭,回想起以前的事來。

那年木槿十歲,木棉八歲。

小小的木棉因為不小心把開水倒在了自己身上,哭鬧不已。

正巧木槿來號木棉去用午飯。

木棉大哭著撲到木槿懷裏,木槿心疼地摸著木棉的頭。

“說了多少次,姐姐不在的時候不要隨便碰這些危險的東西。”

木棉不住抽噎著道“棉兒錯了,棉兒再也不敢了嗚……棉兒,棉兒以後都聽姐姐的……”

“大姨?大姨?”潘芍藥皺眉,大姨怎麼了?最近總是遊神。

“啊?沒事。只是……”已經年老的木槿嘴角含笑,臉上盡是懷念的神色“想起了大姨和你娘親小時候……”

人老了,總是愛念舊。不得不承認,她老了啊……

很快,她就可以去陪七郎了……

木槿離世後,民間流傳曰:古有蛇仙白素貞為許仙,今有佳人木槿為七皇子皓月大將軍守身一世,其深情感動上蒼,特許二人在天上成為一對神仙眷侶,相伴永世。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




雜櫻社量販 | 加入收藏 | |
Copyright 2001-2014 0DZS.80.HK 版权所有